0%
霹靂神

霹靂神

琵琶聲響起。
晴明說畢,閉上眼睛。
他們將浮在酒面的菊香,和著酒一起含在嘴裏,再喝下。
「那又怎麽了?」
「蟬丸大人的琵琶聲和菊香,這是多麽奢侈的下酒菜啊。」
「我也來和一下……」
鞨鼓聲巧妙地應和著琵琶聲和笛音。
「嗯。」
蟬丸繼續彈琵琶,博雅也繼續吹笛。
「原來世上有這種不可思議的事,不過,晴明啊……」
咚、啪、
童子的脖子上垂掛著鞨鼓,右手持木棒,左手握著金剛杵。
不知何處的上空傳來聲響。
晴明仰頭望向青空,秋風正吹著。
晴明如此說。
「怎麽了?」
兩種音色溶入菊香中,漸次流泄。
咚咚、
秋日陽光中,飄蕩著菊花香。
琤、琤……
博雅擱下杯子,睜開雙眼。
所謂霹靂木,指霹靂——雷電擊中的樹木,因而被當作靈木受人祭拜崇奉。
博雅從懷中取出葉二貼在唇上。
咚咚咚、
晴明不再接博雅的話,舉起酒杯,啜了一口酒。
「怎麽了?博雅……」
敗醬草和龍膽四下盛開,東一叢、西一叢的菊花在其間綻放。
蟬丸停止彈琵琶,博雅也停止吹笛,和晴明一起觀看了一陣子天空的https://read.99csw.com喧嘩。
第二天清晨——
博雅也決定今晚不回去,留在晴明宅邸。
三種音色響徹秋夜天空。
博雅在屋檐下仰望天空,站起身。
博雅有點寂寞地說。
此時——
窄廊上的蟬丸微微笑著。
「應該是羅城門的制吒迦童子大人。」晴明答。
「看來某處落雷了。」
「是南方。」
晴明臉上浮出一副側耳傾聽的表情,似乎把天地間轟隆作響的雷鳴、風聲、雨聲都當作音樂那般。
四周昏暗得有如傍晚,天空劃過閃電。
咚、啪、
似乎有人在某處敲打鞨鼓
琤、琤、
「原來吵得那麽厲害的聲音一旦停止,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迎來這麽寂寞的靜謐,晴明啊……」
過一會兒,散開的烏雲開始向東飄去,烏雲縫隙中露出澄澈的天空,可見閃爍星眼。
彎曲的樹枝沙沙起伏,在風中不停搖晃。
蟬丸取起一旁的琵琶擱在膝上,自懷中掏出撥子。九_九_藏_書
博雅閉著眼。
酒喝完時,蜜夜會重新送來盛著酒的酒瓶。
咚咚、
雙頰通紅,頭髮綰成髮髻。
「大概在羅城門附近。」
此時——
「昨晚我也很開心。如果還有機會再度聽到那般美妙的樂音,我也會很高興……」
當月光射進屋檐下時,晴明、博雅、蟬丸三人再度坐在窄廊上喝起酒來。
咚、咚、
「也許眞有這種事……」
咚、
「日後眞想再度合奏。不知往後還有沒有這種機會……」
在半空翻了一圈,落在月光中的,是個光著身子、只在腰間纏了塊布條的童子。
「是嗎……」
「一定有。」晴明毫不猶豫地道,「我今天就讓人把這尊雕像和褐鼓送回羅城門。不過,博雅啊……」
「那麽,霹靂神大人呢……」
琵琶聲於再度散發菊香的夜氣中,嫋嫋響起。

前些日子在晴明宅邸小住的蟬丸法師,坐在窄廊上彈琵琶。
咚咚咚、
「可是,怎麽是羅城門……」
童子把鞨鼓用繩子垂掛在脖子上,右手持樹枝,左手握著金剛杵,快活地用雙腳踏地打拍子,敲打鞨鼓。
咚、
「黎明時,和升起的太陽一起回天上了吧。」
「哦,太好了!」
童子雙眼圓睜,笑著在月光中時而歪頭,時而前傾,時而後仰,踏響腳步在跳舞。
鼓聲似乎傳自晴明宅邸的屋頂。
咚咚咚咚、
秋蟲在草叢中鳴叫。
晴明擱下酒杯。
他光著腳邊跳邊擊打褐鼓。
九*九*藏*書不,我沒有將天地比喻成任何東西。只是照原樣說出而已。」
上空劃過一道特別耀眼的閃電,一根粗大火柱連結天與地,撕裂天地般的轟隆巨響搖晃著大氣。
琤……
蟬丸的盲眼望向天空。
對蟬丸和博雅來說,比起停止彈琵琶和吹笛,到外面朝屋頂喝問「你是誰」,倒不如和著鞨鼓聲繼續彈琵琶、吹笛,這樣更快活。
琵琶聲和笛音交融一起,升向秋夜天空。
嗚、嗚……
音色和亮光在屋頂移動起來。
燈架上只點燃一盞火,立在一旁搖晃。
咚、

博雅俯視躺在草叢中的童子,說:
三種音色和著曲調與節拍鳴響。
腳踏屋頂的砰砰聲逐漸靠近屋檐,有某物掉落庭院。
月光中,笛音如淡青色的蛇,輕輕滑出。
「晴明,這不正是昨晚的童子嗎……」
瀑布般的雨水中,雷聲轟然大作,天空不時發出閃光。
每逢鞨鼓聲響起,屋頂會「啪」地閃過一道亮光。
蟬丸留在窄廊上,晴明和博雅步下庭院。
「不管這童子身上附了什麽神祗,我昨晚眞的很開心……」
晴明宅邪的庭院宛如秋日原野。
「不介意的話,讓我繼續彈白天的曲子吧。」
晴明說此話時,太陽剛蒙上些許陰影,微微起風。博雅吹起笛子時,一直都放晴的天空也罩上厚重雲朵,不久即颳起強風,豆大雨滴開始猛烈擊打屋頂和庭院。
「博雅啊,你能不能和著琵琶吹吹笛子?」
嗚、嗚、
「他左https://read.99csw.com手拿著金剛杵,右手握著金剛棒嘛……」
「不過話說回來,天地在白天吵得那麽厲害,現在卻這麽安靜……」
晴明和博雅兩人邊喝酒邊聽琴聲。
「我以前看過。羅城門樓上供奉一尊六尺余的兜跋毗沙門天像,旁邊應該還有一尊不動明王像。不動明王的左右各有制吒迦童子像和矜羯羅童子像。」九*九*藏*書
晴明的紅唇浮出微笑。

秋日暴風雨颳了一陣,傍晚即風收雨停,閃電也消失。
「博雅,你這樣說,簡直在比喻強烈思念某人後的心情……」
「據我所知,羅城門的制吒迦童子,往昔似乎是用霹靂木雕成……」
咚咚、
「所以我才問那又怎麽了?晴明……」
入夜後,天空只剩幾朵雲彩,圓月在中天皎皎生輝。
「其他另有幾尊駕乘雲朵的菩薩,我記得其中一尊正是像這樣擊打著鞨鼓……」
在清冶的秋日空氣中間著這種香味,內心深處會萌生另一個更深的地方,似乎能隱約瞧見隱藏在自己最根柢處的感情。
咚。
「昨天落在羅城門的雷,大概擊中了這尊制吒迦童子大人。所以暫時被霹靂神附身了。當時湊巧聽到你的笛聲和蟬丸大人的琵琶聲,於是向菩薩大人借了鞨鼓,特意來到這兒吧。或許霹靂神降落時,就已聽到蟬丸大人的琵琶聲了……」
琵琶凈凈聲正是在這種陽光和菊香中響起。
甚至能聽到博雅喝下的酒滑過喉嚨的聲音。
「什麽?!」
博雅和蟬丸與他相和,吹著笛子,彈著琵琶。
一尊童子木雕像滾落在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