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叉婆

夜叉婆

道滿也自真人頭上剪下頭髮,纏在勢至菩薩的頭上。
「是我母親的手。」
兩人剎那間止步,回顧身後。
接著是一道人影,追在那隻手後面般現出身姿。
鮮紅舌頭一邊舔著嘴唇,一邊如此喃喃自語。
「啊,可愛的孩子。多人和真人,你們都是我年輕時辛苦得半死才養大的。現在應該輪到你們來養我了……」
「是的。」
那隻手掉落了。
道滿用可怕的目光望著多人、真人。
「是誰的手?」道滿問。
雖有月光,但杉樹樹梢覆蓋道路上空,大半月光都無法照射至地面。
喀、
對方的力量非常大。
正殿內也荒廢無比。
多人一面在月光中凝視著落在地面的那隻手,一面答:
「你們有酒嗎?」道滿問。
藉著細細灑下的月光觀看,對方似乎是個老人。
弟弟真人把雁股箭鏃搭上弓,呼一聲射出去。
「啊,是寺廟。」
沿著石階爬到盡頭,出現一座山門。
憑藉月光,勉強分辨得出匾額上的文字。
不久后——
藉著月光,多人舉起之前抓住他的東西,那是一隻滿是皺紋,骨瘦如柴的人手——從手腕到手掌。
「若果如此?」
咚!
道滿用手指在佛像背部寫上這三個字。
怒。
如果多人沒有用右手拉住那隻手,抓住多人髮髻的那股力量,大概會提起多人的整個身軀。
「沒關係,就算天黑了,只要有野獸從底下通過,它們的腳步聲和動靜都會透露出它們的方位。只要知道方位,對我們來說,聽音辨位射殺獵物,根本是小事一樁。」
多人用力拉住那隻手。
多人呼喚坐在另一棵樹上的弟弟。
「頭髮?」
一切都結束后,道滿說:
兩個男人奔跑在夜晚的山路上。
之後,兩人沒有扔掉那隻手,由多人拿著,兩人回家。
道滿望著兩人。
「哥哥,既然發生這種事,我們還是不要繼續打獵,回家吧。」
石階下方傳來如此的聲音。
兩人正在商量的時候,
「你們好像麻煩纏身。」
「好。」
「酒的話,倒是有,我們每年摘取山葡萄製作的……」
「請問……」
「說到你們那個母親,既然到現在還不來,應該是追趕你們到這座破廟時,追過頭了,不過,她應該會馬上察覺,仍舊追到這裏來。看,你們母親的手就在那裡……」
道滿率先走進寺廟境內。
卧房內傳出充滿怨恨的聲音。
黑暗中,只傳出如下的聲音。
「你https://read.99csw.com們的母親已經不是這人世之物。可能幾天前就過世,現在只剩下妄念執念在控制軀體吧。若果如此……」
母親一邊說,一邊撲向兄弟倆,兄弟倆只能拔腿逃出家門。
順著道滿的眼光看過去,掉落的手正在蠕動著指尖,像蜘蛛那樣,打算爬到草叢中。
「你看得見對方是什麼人嗎?」
兩人一起入山,捕捉獵物。
「怎麼了?有人追趕你們嗎?」那男人說。
首先尋出野鹿和野豬可能路過的地方,再挑選那附近的樹木。在那棵樹高處的樹枝之間,搭上幾條橫木,然後守在橫木上,用箭射路過樹下的野鹿和野豬。
多人忍住憤怒,往上伸出不執弓的右手,好像觸到什麼東西。是一隻瘦小枯乾的人手。
手的主人打算抽回抓住髮髻的手,但因為多人握住那隻手,以致對方逃不了。
「混帳!你存心射死你母親嗎?」
「喂,真人……」
原來是披頭散髮、表情凄厲的老母親。
「啊,好吃。這血是甘露。」
老婦人面向勢至菩薩。
門柱子后,驀地站起了一條人影。
「那是什麼……」老人問多人。
「你們跟我來。」
老婦人張開大口,雙手抱住木像,一口咬住頭部。
咯!咯!
「什麼事?」
再將剪下的頭髮纏在觀音菩薩的頭上。
只有月光照射著那張臉,那臉浮現看起來很滿足的笑容。
多人這樣想時,對方已經抓住多人的髮髻。而且力量很大,正打算提起多人。
到底他是怎麼活、活多少年,才能浮出這樣的笑容呢?
多人和真人抱著母親的身體,放聲大哭了起來。
「噢,美味,美味……」
是嘶啞的男人聲音。
但獵物仍不出現,黑暗變得深濃,或許也起風了,附近的樹梢開始搖晃,沙沙作響。
母親咬碎了弓。
是個白髮披散的老婦人——多人和真人的老母親。
兩人仍在森林中,不過,只有該處沒長樹木,月光毫不遺漏照射下來。
「不過,對你們來說,即使對方是親生母親,也不願意被吃掉吧?」
就這樣一路逃跑,好不容易才發現一座寺廟,跑進去一看,竟然是座破廟。
道滿用右手撫摸長著白鬍鬚的下巴。
喀、
怎麼會睡在這種遠離村裡人煙的破廟山門下呢?
「啊,討厭討厭,這獸肉這麼硬,牙齒怎麼咬得動呢。味道又這麼臭,根本吃不下。要是有更新鮮、更柔軟的肉,多好啊……」
「在哪裡?你們在哪裡……」
「母親大人……」
其次是真人。
靈!
長角的老婦人露出歡喜的read.99csw.com笑容。
突然,周圍變得開闊。
因為那個碰觸多人的東西,竟然抓住他的頭髮。
「奇怪?」
於是,她不停吃著兩尊佛像,接著突然啪嗒倒下。

「對方留下手,逃走了。」多人說。
兩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時,聲音響起了。
道滿接下來做的是撿舍掉落的樹枝,並讓兩人站在山門外。之後,道滿站在兩人身旁與其並肩,再用手中樹枝在三人周圍的地面畫下圓圈,口中再度喃喃念誦某種不知所以的咒語。
首先,一隻滿是皺紋的右手出現在石階邊緣。

真人射不出箭。
多人感到疑問,歪著頭。
吃了獵物的肉后,再帶著剩下的肉,以及獸皮、獸角等到京城,交換大米和衣服等。
「你們兩個混帳東西,竟然敢用箭射斷我的手!」
「實在可愛……」
「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們都不能出聲……」
「這不是很可愛嗎?」
母親如此說。
「雖然可以設法幫你們解決,不過……」
石階四處崩塌,看似幾乎從未有人照料。
「噢,我太高興了太高興了,噢,真可愛……」
接著,在距離四、五段開外的另一棵樹上,也搭上同樣的橫木,哥哥和弟弟坐在各自的橫木台上,等候獵物。
到了夜晚,月亮高掛天空。
怒。
弟弟的真人把箭鏃搭上弓,瞄準母親。卻因為母親大喊:
「請您救救我們。既然您是陰陽師,應該通曉這方面的事吧……」
由於多人的弓已經被吃掉,他便從腰部拔出劈刀,握在右手中奔跑。
既然如此,兩人決定入山尋找獵物。
「嗯。」
因為哥哥多人這樣說,真人也覺得有道理,於是,兩人就在原處繼續等下去。
可是,最近,這位老母親也許年歲大了,竟開始不吃東西。她好像已經咬不動晒乾和鹽腌的肉。
多人出聲叫喚。
「怎麼辦呢?」
砰!
「任何時候都可以給您。」真人說:「可是,我們該怎樣做才好呢?」
「我好餓啊,我好餓啊……」
「事情既然變成這樣,只能祈求神明保佑。」
右手從石階爬上,再緩緩爬向兩尊佛像。
地板也腐爛了,長出野草。
其次是勢至菩薩——真人。
「你、你是誰?」多人問。
那身體閃閃發出青光,彷彿被月光淋濕那般,月光好像自全身滴落著。仔細觀看,可以看到白髮中長出兩根角。
「什麼?」
多人起初以為是樹梢。由read.99csw.com於風搖晃樹梢,使得葉尖碰觸到頭髮吧。
「我是蘆屋道滿……」老人答:「是法師陰陽師。」
沙沙、
老婦人挨近兩尊佛像。
老婦人躺在兩尊佛像前。
有時因過於歡欣,左右搖著頭。
邊跑邊回頭看,可以看見母親在青色月光中飛也似追在後面。
真人望過去,「哇」地一聲大叫出來。
他們住在丹波的山中,兄弟倆和老母親一家三人住在一起。
眼前有一道布有苔蘚的石階。
雖然在黑暗中,也能估計出對方的位置,但彼此都看不見對方,只能聽到聲音。
「痛得很啊!」
笑容再度黏上道滿的嘴角。
但是,事實並非那樣。
坐在另一棵樹上的弟弟員人開口問。
兩人是兄弟,哥哥是手持劈刀跑在前頭的多人,跑在後邊的則是弟弟真人。
「我憑哥哥的聲音,應該能射中那附近。」
不知是否遭人追趕,兩人有時會回頭看,一副拚命的樣子持續奔跑。
動!
地板上躺著兩尊用木頭雕刻的佛像。佛像身上纏著藤蔓,有一部分已腐爛,長著蘚苔。大概是雨雪從坍塌的屋頂空隙灌進來,沾濕了佛像。
「多人啊,多人啊,我想吃你,我想吃你的肉……」
「找到了,是這邊吧。是從這個石階上去的地方吧……」
「啊,原來在那裡,原來去到那裡了……」
「你們好像麻煩纏身……」
「我沒說錯吧?」
「我名叫多人。」
而且,不再動彈。
頭髮蓬亂無章地束起,身上穿著一件無異於襤褸破布的黑色圓領公卿便服。
老婦人首先咬住觀音菩薩木像的脖子。
由於髮髻被抓住,多人不能往上看,因此,他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人在做這樣的事。
「我是說你們的母親。」
「噢,是陰陽師……」
「噢,真是可愛的一張臉,哎呀,真是可愛的一張臉……」道滿說。
喀喀!
多人情不自禁扔掉妖手,用手中的弓擊打那張臉。
「我好餓啊!」
可是,當天,無論等多久,不但不見野鹿通過,也不見野豬通過。
「我好不容易才舒暢地睡著,又被你們吵醒了。」
上面寫著:「明光寺」。
「是。」
兩人對彼此說著,隨即跨上石階往上爬。
「怎麼辦?繼續這樣下去,會被追上。」
「那麼,可以給我你們的頭髮嗎?https://read.99csw.com」道滿問。
道滿低語,兩人向道滿簡短講述逃到此地的來龍去脈。
「唔……」
突然——
之後伸出手指貼在觀音菩薩背部,再轉動食指。
「痛啊……」

道滿望著兩人。
喀、
「不知味道怎樣?不知真人的肉,味道怎樣……」
之後,嗑嗑、喀喀地咬斷脖子的木頭,然後咽下。
看上去裏面沒有人住。
老婦人終於發狂了。
「就是那個。」道滿挑挑下巴,用眼神示意多人的脖子后。
老婦人的眼神發出碧熒青光,停在佛像身上。
「酒?」
一個年歲很大的老人,從柱子後站起身。
「我好餓啊!」
多人和真人是兄弟,兩人都以捕捉野鹿和野豬為生。
好像有某物在觸摸多人的頭髮。
咕咕!
「母親大人,我們回來晚了。」
弓擊中母親的嘴,母親用發黃的獠牙和齒咬住那把弓。
道滿抿嘴低聲笑著,接著說:
母親在後面追趕,她的雙眸發出野獸般的閃亮青光。
「等等……」
道滿邊說邊將兩尊佛像豎立在山門下。豎立后一看,佛像的高度正好及道滿的腰部。
而且和剛才他為多人做的一樣,用手指在勢至菩薩背部寫下同樣文字。
「有寺廟。」
道滿用右手從懷中取出小刀,走到多人面前。接著,道滿抓住多人的髮髻,喀擦一聲剪掉頭髮。
不知是什麼東西碰觸到頭髮。
遠眺門內——寺廟境內,雜草叢生,只有青色月光照射在地面。
兩人如此叫喚,卻不見母親從卧房出來。
沙沙、
兩人報上名字。
「非常抱歉,今天沒有獵物。」
老人緩緩站起身。
黑暗中傳出真人的聲音。
「母親大人……」
「可愛?」
「我名叫真人。」
一雙發出黃光、猶如野獸的眸子,正望著兩人。
原來,一隻滿是皺紋的右手,垂掛在多人的後頸上。
「看不見。」弟弟真人答。
「唔、唔。」
多人和真人兄弟倆戰戰兢兢地走到躺在地面的老母親身邊,兩人合力輕輕抱起老母親的身體,讓她仰躺著。
嗑嗑!
剛聽到一陣迎風的聲音,
——到底怎麼回事?
「哪個?」
多人和真人彼此互望,向道滿點了頭。
怒、怒。
「既然如此,我就要那個。」
「好了……」道滿說。
聲音響起。
真人抓住那隻手,打算扯下,但那隻手似乎用相當大的力量,緊握住衣領不放鬆。
「原來如此,原來是你們的母親在後面追趕……」

「在哪裡?在哪裡?多人啊,真人啊……」
宿!
道滿說完,轉到多人背read.99csw.com後,口中喃喃念誦某種咒語,再將右手食指貼在唇上,最後用那根食指觸碰抓住多人衣領的手。
跑在後邊的人,手持弓。
哥哥和弟弟從樹上跳下來,在樹下,多人讓真人看了那隻手。
跑在前頭的人,手持劈刀。
道滿似乎在夜晚視力也很好,用可怕的眼光凝望兩人——
「那麼,射吧。」
有人大喊,繼而從卧房中衝出。
屋頂壞了,月光從上空恣意灑落。
「什麼……」
道滿一面說,一面把那兩尊佛像挾抱在腋下,回到山門下。
可是,山門崩塌,山門檐上似乎也是野草叢生。
「不知到底是夜叉還是妖鬼,但現在有人正抓住我的髮髻,打算把我提起。」
儘管如此,二人仍拚命跑著。
多人和真人差點嚇掉了魂。
說時遲,傳出箭射中那隻手的聲音,抓住髮髻的力量消失了,接著好像有什麼東西垂掛在多人的頭上。
道滿抿嘴嗤笑。
怒、怒。
「就在我頭上八寸的地方。你能射中嗎!?」
「老到即將死去時,有些作母親的人,因為這個願望太過強烈,因而化為妖鬼。化為妖鬼的目的,就是想在死去前吃掉自己的孩子。」
喀!
那張臉,已經不是妖鬼的臉,沒有長角也沒有獠牙。
道滿看似滿足地點頭。
有一種名為「守株待兔」的獵法,是兩人的專長。
不久,天黑了。
是座破廟。
「你們呢?」老人——道滿問。

三人撥開草叢來到一座不大的正殿前,從坍塌的土牆進入正殿。
聲音逐漸挨近。
「為什麼?」
對方是個奇怪的老人。
「身為人母者,無論你們成長到幾歲,對她來說,都是可愛得要命的孩子。即使自己老了,死期將至,也絕對不想死。世間常說,每個母親都想比孩子先死,其實那是謊言,是世間笨蛋說的戲言,所有人都上當了。凡身為父母者,都想一直活到自己的孩子死去,都想一直疼愛著孩子,想比孩子活得更久,直至孩子死去那一刻,也想為孩子做些什麼事,這是為人父母者苦苦期盼的的共通願望……」
「痛啊……」
「嗯,就這麼辦。」
被這麼一問,兄弟倆總算察覺還沒有報上姓名。
「是觀音菩薩和勢至菩薩。」
那笑容相當駭人。
「正因為事前不知這隻手是我母親的,所以才射得出箭。可是,一旦知道追趕在後的是我母親,我就無法舉弓向她射箭。」貭人說。
「噢,這裡有佛像。」道滿開口。
「所謂妖鬼的手,原來長這個樣子。」真人道。
「可以了。」
他們是獵人。
老婦人不停咬斷木像,再用牙齒嚼碎,然後咽下。
呼!